一叶之秋

【all猴主哈猴】审判于你

灵感已死..


2.
糟透了,真是糟透了。尤里觉得他是不是得罪了谁,为什么会这么倒霉。
他,出不去了,出不去这个该死的教堂了!无论从哪个出口出去最后还是会绕回来,无数次尝试后,尤里放弃了,他可不想活活累死。
精疲力竭的尤里没有发现背后正有人悄悄靠近他,等他发现时只堪堪躲过敌人对他喉咙的致命一击,但即便如此还是在尤里略白的脖颈上留下了一道不浅的伤痕。
尤里反应极快的回身开枪,却还是被对方跑了。“可恶!该死的血族...”摸了摸脖颈,反馈的触感告诉他出血量有多大。现在他的状态极差,对方又不知在哪个角落伺机偷袭他。
这一次直觉告诉他敌人从背后袭击而来,可有些失血过多的尤里已经无法再敏捷的做出反应。“到此为止了吗...”尤里不甘心的低语。
“愚蠢的人类,实力如此弱小还敢在此地逗留。”冷酷的声音伴随着身后血族的惨叫声响起。尤里知道他暂时安全了。扶着墙有些艰难的站起身,摇了摇头试图让自己的脑袋不再那么昏昏沉沉,对着面色不是很好的审判者虚弱的笑了笑:“这次...谢了...”
“你为何还不离开。”哈克斯心情极差的开口,“想死告诉我,我成全你。”尤里很无奈:“我也想走啊,可是我现在出不去了。”哈克斯闭眼感受了一下空间的构造,随即露出一个有些嗜血的笑容:“血族的小伎俩..察觉我降临此处想困住然后解决我么。真是自不量力,我也好久没有杀人了...是时候闻一闻新鲜血液的气味儿了。”
似乎是想到接下来可以大开杀戒,哈克斯心情稍好了一些。“那,我怎么办?”尤里把这位审判者的自语听的明明白白,他倒是不想掺和接下来将要发生的一场杀戮,他只关心他自己还能不能坚持到血族结界解除。
“你就先跟着我好了,既然我不对你出手那么其他低劣的血族也不能碰你。”哈克斯很随意的说到。我该说真可靠吗?尤里不禁吐槽。可身为天才的骄傲让他不允许自己活在他人庇护之下。勉强撑住身体:“我也能帮你一起干掉血族。”
但是这话从过于逞强而马上要摔倒的尤里的嘴里说出来信服度几乎为零。
倒下的瞬间尤里满脑子都是“真丢人”。本以为自己会重重摔在地上却意外的被一个怀抱接住了,困难的睁开眼只对上一对妖冶红瞳,似乎是觉得自己太没面子,尤里弱弱的补充:“我真的能帮忙的,真的。”
哈克斯本可以看着这个人类倒下但不知为什么他还是下意识接住了他,还未来得及对对方的话做出反应,哈克斯就闻到了从对方身上飘来隐隐的鲜血的气味儿。这个人类的血液好像很可口,哈克斯这么想着忍不住凑近了一点儿尤里的脖颈处。
而从尤里这个角度来看就是哈克斯在半搂着他。悲愤不已的尤里觉得自己已经没有面子了,但是他还是试图言语挣扎:“那个,你能不能放...”
“弱者就应该有弱者的自觉。”哈克斯打断他,“刚刚我保护了你,你拿什么来偿还?”
尤里有些楞,他并没有理解金发男人的意图。但很快他就因为脖颈处传来的触感僵住了。哈克斯轻轻吮吸了还在呆楞的少年脖颈间的血液,意外的美味出乎了他的意料。于是他改变主意了。
尤里终于撑不住,意识陷入一片黑暗,在最后,他似乎听到男人的轻笑:“用你的鲜血来偿还吧。”

【all猴主哈猴】审判于你

前言【高亮】
1.cp为审判者哈克斯×双枪,应该有少量all猴。冷cp只好自产粮
2.ooc属于我,人物属于他们自己
3.另外...有没有哈猴党的!






1.
暗影教堂。
此时正值午夜,森冷的月光照射下,让这个寂静之地显得更加冷清。
“所以说....”看着这个鬼地方,尤里十分不满的抱怨,“为什么是我来这里!”
尤里想起了两天前的清洗血族行动,在特工组织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后,终于暂时解决了长期盘踞在暗影教堂的血族。“虽然暂时击退了此处的血族,但是在接下来的夜晚还是要派人去巡查,防止血族卷土重来。”马卡洛夫如是说道。
尤里第一个发声:“这种小任务就交给其他人去做,本天才当然得去做更难的任务才对!”一旁的导弹迪恩笑着凑过来,环上尤里的肩膀:“我当然是要跟小尤里你一起喽。”狙击银冉看着两人靠得如此近有些不悦,推了推眼镜冷淡道:“跟你在一起反而会把任务搞砸吧。”
马卡洛夫没有理会底下热烈讨论的特工们,看向尤里:“既然更难的任务都难不倒你,那更不要说这个简单的任务了,就你去吧。如果有紧急情况联络我们,会及时支援你的。”尤里虽然有些不满但很快接受了这个任务,十分自信:“这个任务我一个人就能完成,你们就去解决别的任务吧!”其他几人也知道尤里虽然平时性格有些大大咧咧可能力绝对靠谱。迪恩走的时候凑近尤里耳边:“等你回来就是我们例行聚餐的时候了,好好表现。我等你回来~”不过尤里很快打起精神,区区一个巡查的小任务而已,本天才一定会完美完成的!
然而有的时候事情不会那么顺利。就在巡查即将结束的时候,眼尖的尤里发现了角落里的一摊血迹。几个灵活的跳跃,来到血液的所在。仔细看了看,尤里的脸色有色严肃起来。这大摊血迹是新鲜的,还未凝固,分明是刚留下不久。
但这根本就应该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们刚刚在不久前剿灭了这里的血族,按理说血族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卷土重来,人类来到此处就更不可能,周围几公里都已经是戒严区了,不可能有人特意来这儿找死。尤里越想越觉得不对劲,却发现通讯器被干扰。事情好像有些不对劲儿了。
突然,作为特工优秀的直觉敏锐的发现了背后有东西袭来,身体于大脑先做出反应,一个完美的后空翻躲过了这致命的一击。
“哦?看来是个有些本事的蝼蚁。”某处传来低沉的声音。
尤里看向他原先的站位,那里正有着火焰燃烧。瞳孔微缩,直觉告诉他这次的来人十分不好对付。
从四面八方涌来蝙蝠,伴随着火焰的燃烧逐渐凝聚成人形。尤里越发觉得眼前的一幕幕眼熟了,同时有一个想法渐渐浮现在心头,这个人该不会是...这个猜想让尤里浑身发凉,同时心里一阵阵叫苦,不是吧,为什么天才我出个任务都能这么走运啊!
果然,人影清晰起来,印证了尤里的猜想。他不禁慢慢后退试图逃离。
“现在才想要逃,是不是太晚了。”略带沙哑的磁性声音响起。
“...果然是你,审判者——哈克斯!”说出这个名字的瞬间尤里就断绝了逃跑的想法,他很清楚面前这个人的强大,曾经哈克斯出现,特工组织派人去消灭他最后却全军覆没。
握紧手中双枪,尤里心绪转的飞快,跑不了的话,那就唯有全力一搏,说不定还有一丝生的机会。
哈克斯不用思考都知道面前这个人在想什么,不过他也习惯了,面对他的人不是逃之夭夭就是跪下来求饶,而面前这个不动大概是在想怎么逃跑吧。心里想了什么都写在脸上了,不过估计他自己没这个自觉。
所以当对面的这个人类对他开枪的时候他是惊诧了那么一下的,当然只有那么一瞬间,哈克斯就反应过来,瞬移到这个渺小人类面前,伸出手钳住他的下巴,仔细看着这个让他产生了一丝兴趣的人类。
“居然敢对我开枪,该说你是愚蠢还是勇敢呢。”尤里一动未动,耳边是哈克斯的冷漠声音。天地良心,不是他不想动,他也很想摆脱这么没面子的姿势,但是面前人气势的压制让他动弹不得。他也意识到自己之前全力一搏的想法是有多么愚蠢。
索性尤里也不挣扎了,绝对的实力差距摆在这里,他暂时也没什么好办法。
还好哈克斯没有打量他太久,放开手,声音依旧没有什么感情:“离开这里吧,在我改变主意之前。”尤里觉得自己听错了,疑问不自觉的脱出口:“不杀我?”
面前的银发男人看了他一眼:“我不对弱者出手。”尤里仿佛被噎了一下,这是在说我很弱了?!有那么一瞬间他忘记面前这个男人的强大不满的小声逼逼:“本天才可是很厉害的好不好..要不是你这个强的变态的家伙...”
看到哈克斯瞥过来尤里立刻收了声。出于他自己也不知道的什么心理,尤里提醒哈克斯:“你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不然过两天会有人来刺杀你了。”
哈克斯却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勾起一个嗜血的笑容,“凭那群愚蠢的人类?还不够我热身的。”心里微微一动,“你为什么会想到提醒我。”
标准的疑问式陈述句,尤里不禁在心里吐槽,也不忘回答:“不想欠你的。”
哈克斯表情没有变化,尤里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仔细想了想哈克斯这么强大的人应该不会在意自己这么一个小角色,自己还是赶紧回去报告血族有可能出现在这里的情况吧。
哈克斯看着离去的人,眼中红光流转,不知在想什么。